房多多拟IPO募资额缩水,SaaS模式突围困难重重

来源:36氪
发布时间:2019-10-11
在房地产交易市场降温的情况下,能否通过上市来实现业务的持续扩张仍存疑虑。

编者按:本文来自《财经》新媒体/宋金煜,编辑/舒志娟,36氪经授权发布。

10月9日,房多多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说明书,拟在纳斯达克上市,交易代码为“DUO”。值得关注的是,房多多计划募集不超过1.5亿美元,较此前传闻中的8亿美元缩水八成,募资将用于研发、营销以及投资收购等方面。值得关注的是,房多多在C端用户基础不及安居客、贝壳等公司,与此同时还将直面房友、易遥等老牌的中介管理软件劲敌的竞争。

在业内看来,从新房电商到二手房直卖再到如今的SaaS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营业务模式频繁变动、房地产交易市场降温是房多多募集资金缩水的主要原因。同时,对比搜房、易居等传统房产电商平台,房多多成立时间短,品牌影响力不足且无突出创新之处。在爱屋吉屋和平安好房等众多中介平台“熄火”关停之际,房多多选择从O2O转型ToB领域,其SaaS解决方案的核心楼盘数据库并非其独家优势,借力SaaS模式重生仍有难度。

频繁变动业务模式致募资缩水

在O2O的概念兴起下,2015年房多多、爱屋吉屋、平安好房、Q房网等房地产电商平台掀起房地产O2O大战,由于不设门店、低佣金、经纪人高底薪曾被业内认为是行业搅局者。随着互联网中介热潮退却,爱屋吉屋、平安好房等难盈利的企业宣告破产、被收购或转型,与此同时房多多自2015年至今也再未获得融资。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房多多成立于2011年10月,创始人之一是段毅,定位为互联网房地产交易服务平台。2012年-2015年,公司共完成4轮融资,融资金融共计约2.85亿美元(约20亿元),此后再无融资纪录。

事实上,无融资纪录并非资金充裕,房多多一直都在谋求资本的支持。近年来,房多多屡次传出上市消息,但都无疾而终。近日房多多提交了赴美上市的招股书,而残酷的现实是,其募集资金大幅缩水。

据路透社旗下IFR报道,2018年5月,房多多计划进行香港IPO,拟筹资最多8亿美元,同年12月,据美港电讯援引外媒报道,房多多将在美国申请IPO,预计筹集约4亿美元。直至今年9月27日,据国内媒体报道,房多多计划赴美上市且拟筹集3亿美元。

据招股书显示,房多多计划募集不超过1.5亿美元资金用于研发、营销以及投资收购等用途,这距离最早8亿美元的筹资金额缩水6.5亿美元,上市地点也从香港转向了美国。

从财务方面来看,虽然公司2019上半年实现盈利营收为16亿元、净利润为1亿元,但同期其费用开支也呈增长态势,较去年同期2.034亿元增长34%至2.721亿元,除了销售、行政出现开支上涨外,研发支出同比增长47%至1.448亿元。

不可忽视的是,研发费用的大幅增长,与其新业务SaaS密切相关,并且成为中国产业互联网SaaS第一股的新定位,与此前房多多宣称的“全国第一家移动互联网房产交易服务平台”有较大差距。据招股书显示,房多多的收入主要来自于交易佣金以及创新及其它增值服务,可为中国房地产代理商提供管理客户、房地产上市、资本和交易数据的SaaS解决方案。

“房多多上市筹集资金规模下降,和经济大环境以及当前房地产交易市场降温有关,部分房企或中介机构需要注意上市背后各类压力和不确定性因素,尤其是股价波动的风险。”财经评论员严跃进认为,未来房多多若想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在保证利润增长的基础上,需要进行商业模式的深度创新,而不是频繁变更赛道。

原我爱我家副总裁、中国房地产经纪同业联盟主席胡景晖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房多多主流商业业务模式的跳跃变化和上市进程艰难有关系。从创立以来,房多多业务模式有很多次调整,从最初的新房电商到二手房直卖,两种业务模式都没跑通,未引起行业的颠覆性变化。而要成为SaaS服务商,需要面对SaaS的开发周期长、资金消耗大等挑战,成本压力不仅包括研发,还有市场推广方面支出。

在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看来,房多多连续多年传出上市消息,说明公司的上市融资的意向强烈,不过,对比搜房、易居等传统房产电商平台,房多多成立时间短,品牌影响力不足且没有创新和亮点。另外,最近中美经贸关系不稳定,中概股有可能受到波及,也是对房多多登陆美股的不利因素。因此,房多多最终是否能够受到市场的追捧难下定论。

市场竞争激烈 SaaS模式突围仍面临挑战

当互联网主战场从消费互联网(To C)转向产业互联网(To B)之时,SaaS管理系统、楼盘数据库被房多多看作是其参与房产中介To B端领域竞争的杀手锏。

自2018年以来,房多多尝试从O2O平台转变为To B商业模式,可为经纪商户提供本地以及跨区域、跨城市的房源和买家,而且提供完成交易所需的工具和服务。目前,房多多已建立“多多卖房”(经纪人SaaS)、“多多云销”(经纪公司管理SaaS)等Saas管理软件。来自招股书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房多多闭环成交总额较2018年同期,由456亿元增至913亿元,同期平台已经拥有超过107万名注册经纪商户。

然而To B领域的竞争并非房多多想象的简单,一方面需与较大用户基础的安居客、贝壳(链家)等传统中介公司争抢C端用户,另一方面,还面临与建立时间较早的Saas软件公司的抢夺B端中介公司和经纪人市场份额。

根据今年8月市场经济网公布的“2019年房产SaaS软件排行”数据显示,房产中介软件协会前10名管理系统未见多多卖房、多多云销等软件名称。同时,据今年5月新浪乐居统计的2019好用房产中介管理软件排行榜中,12款SaaS房产中介管理系统也未见房多多的身影。

虽然房多多的SaaS解决方案的核心是房产数据库,但房天下、贝壳都早已建立起了自己的房源数据库。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房多多的数据库中已有超1.31亿条房源信息,而贝壳的楼盘字典已涵盖1.94亿套房屋信息。除了房源数据量超过房多多,中介之间的联盟将让强者更强,贝壳已与21不动产达成房源共享合作,房天下则与中原旗下“原萃“实现楼盘字典对接。

记者在浏览房多多APP时发现,除业主自主上传的房源外,不少房源标注为贝壳挂牌房源,以及我爱我家等经纪公司经纪人的房源。这意味着,竞争对手的房源信息将更多且更全面,而房多多的数据库资源并未形成建立占领行业高地的护城河。

不仅如此,房多多的C端用户基数与安居客、贝壳等中介平台也相距甚远,并且出现下滑态势。据易观千帆指数显示,2019年8月房多多月活指数为21.8万,较同年3月份的31.7万下降31.2%。同时,其在房产服务领域的排名从3月份的第7名下滑至第9位,排名前3位的安居客、贝壳找房、链家月活月指数分别为1928万、806.1万、542.4万,最高达到房多多月活指数的60倍。

对此,房多多方面表示,公司将通过免费SaaS基础设施吸引和留住更多经纪商户,进一步挖掘房地产交易资源和数据,通过持续的增值服务优化收入结构,并吸纳培养更多优秀人才等。

一位行业匿名人士告诉记者,房产服务平台C端用户获客成本较高且复购率低,没有大量的资金投入,很难在用户基础上获得效果。不过从C端转向B端,房多多也会遇到自身的瓶颈,如房源量、经纪人数量如何突破。未来中介平台的竞争是差异化的竞争,房产交易平台是完成经纪人、房源和客户的高效匹配的过程,谁能让这个过程变得更短,变得更高效,谁就能在市场中站稳脚跟。

九轩资本刘亿舟认为,企业级市场与个人消费市场最大的不同在于,企业的决策特点偏集体性,影响因素较多。此前有血SaaS平台由于其功能过于单一、场景过于单一,已陷入用户少、资金短缺的尴尬境地。因此,选择“信息+服务”战略,企业方面需要深挖客户需求,量身定做满足客户所需便是重中之重。

在胡景晖看来,目前国内SaaS软件的竞争已经十分激烈,大中介公司如我爱我家、链家有自己的管理系统,不会购买此类软件,而房友(易居旗下品牌)、巧房(58同城投资)、易遨、好房通等传统saas软件已占领大部分市场份额,房多多的加入面临众多劲敌。未来房多多想突破重围,需要将SaaS模式和电商模式打通,保持第三方定位并加强和线下经纪公司和经纪人更紧密的合作,或者通过收并购其它SaaS软件公司购获得一定市场份额。

封面图来自:pex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