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的路上,灿星需戒掉《中国好声音》的模式瘾

来源:36氪
发布时间:2019-08-25
走出创作的舒适区,给综艺行业带来新的节目模式,这样才能真正称得上“中国综艺第一股”。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商业观察”(ID:wenyushangyeguancha),作者阿木,36氪经授权发布。

周五《中国好声音》,周六《一起乐队吧》,周日《中国达人秀》,灿星一口气做了三档暑期综艺。   IPO的路上,灿星需戒掉《中国好声音》的模式瘾

从2012年第一届《中国好声音》落户浙江卫视开始,灿星与暑期综艺结下了不解之缘,每一年一到寒暑假,属于灿星的节目就会如约而至。

但是,八年之后,时过境迁,飞速成长中的灿星开启了更大的野心,连续在周末三天推出王牌综艺,怕是想要承包了暑期的这一大片“鱼塘”。         

面对老牌综艺的后劲不足,灿星是否应该调整一下风格,更换一下口味?面对新生综艺的吐槽不断,灿星又到底算占领了先机,还是有些操之过急?    

承袭《中国好声音》风格灿星新节目惹争议    

上周,由灿星制作操刀的《一起乐队吧》在上线,有着其他乐队综艺在前,这档节目可以说是顶着巨大的压力而来。         

IPO的路上,灿星需戒掉《中国好声音》的模式瘾不同于《乐队的夏天》,《一起乐队吧》找来了75位热爱乐队文化的年轻人,让他们在节目里寻找志同道合的音乐伙伴,最终共同组建成一支乐队。         IPO的路上,灿星需戒掉《中国好声音》的模式瘾

作为灿星制作的最新一档网综音乐节目,《一起乐队吧》延续 “灿星式”风格。这种风格简而言之为,一是节目有导师、二是选手有故事、三是最后有大事。    

灿星风格第一招,节目有导师。在灿星式的综艺里,导师是发挥着重要角色的,这次《一起乐队吧》把导师称之为“乐团领队”,分别由汪峰、李荣浩、白举纲和郭采洁担任。         

IPO的路上,灿星需戒掉《中国好声音》的模式瘾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汪峰曾经担任过三届“好声音”的导师,也算得上是灿星家的熟人;而此次同框出现的李荣浩,目前正同步参加灿星的两大王牌节目;最后,白举纲和郭采洁二人合并成一组的做法,想必节目组也意识到两个人单独的份量还不够。   

 灿星风格第二招是选手有故事。此前《中国好声音》一直饱受质疑的一大问题就在于故事的色彩过于浓重,每当导师问及“你的梦想是什么”的时候,便开始了一场煽情大戏,俨然这也成为了灿星的套风格做法。         

IPO的路上,灿星需戒掉《中国好声音》的模式瘾

在新节目《一起乐队吧》里依旧还是如出一辙,在每一位选手出场前,节目组也会采用VCR小片进行自我介绍,记录在录影棚周围的真人秀场面,并且交代这位选手参加节目的原因和音乐经历,绝大多数都还是一些关于梦想的话术,所以这也给不少观众造成这就是“乐队版”的“好声音”的观感。    

灿星风格第三招是最后有大事。这一点其实是为了强调节目的底层逻辑,尤其是对于选秀节目来说,最终能够出道或者有一个表演舞台,这或许就是节目里的奖励。          

IPO的路上,灿星需戒掉《中国好声音》的模式瘾

《中国好声音》的鸟巢巅峰之夜,《中国达人秀》的终极达人舞台,《一起乐队吧》最终组成的乐队,这些都属于指引节目前进的驱动力,灿星的风格就体现在此,为了强调自身比赛的重要性,会一直在强调最终舞台的神圣性。    

正是这样的一如既往,所以才让观众察觉到,不同的节目,却还是同样的味道。    

《好声音》《达人秀》求新求变 ,但效果依然不明显         

灿星的这种风格曾经惊艳了整个综艺界。         

2010年,由灿星制作的第一季《中国达人秀》在东方卫视开播,全民热议,从此开启了国产综艺引进模式的浪潮;2012年,由灿星制作的第一季《中国好声音》在浙江卫视开播,万众追捧,从此开启了中国选秀综艺的新纪元。         IPO的路上,灿星需戒掉《中国好声音》的模式瘾

而今年,《中国好声音》走到了第八个年头,大规模进行模式升级;《中国达人秀》在阔别五年后,更是改版归来。即便二者在收视率上都可以占领周末综艺市场,但是与他们巅峰时期相比,还是相差甚远,与所有的综N代一样,它们也进入了难以调整的“魔咒”。    

其实,《好声音》一直在变,《达人秀》也一直在变,但是观众还是毫不回头的走进了这个模式的“疲倦期”。    

对于今年的《中国好声音》来说,在导师选择上,那英和庾澄庆的再度回归,李荣浩和王力宏的首次加盟,给节目带来了一些新鲜血液;在模式更新上,再次改回到从前的“转椅”模式,并且还开启了全新的“闭麦”玩法。         IPO的路上,灿星需戒掉《中国好声音》的模式瘾

在战队组成上,也还原给导师最大的自由,不仅可以自由选择战队人数,王力宏的16人战队,足足是庾澄庆7人战队的两倍多,而且为了尽可能体现导师意愿,还出现了王力宏帮其他导师转身的戏剧化场面。         

对于今年的《中国达人秀》来说,在导师选择上,杨幂、沈腾、蔡国庆、金星全员是达人秀的新人,但是,蔡国庆此前与灿星合作过《出彩中国人》,金星与灿星合作过《金星秀》和《中国好舞蹈》;在比赛模式上,今年的节目增加了“黄金按钮”,这也是原版节目模式本身的升级。         

IPO的路上,灿星需戒掉《中国好声音》的模式瘾

同时,今年还增设有场外挑战的环节,就在上周播出的节目中,场外700架无人机点亮五星红旗的表演,成为今年达人秀目前传播度最广的视频,也因此获得了人民日报、央视新闻等多家官媒的点赞。 

其实不难看出,两档节目都在基于此前做相应的调整,但是观众想要的永远是更多更多,光有细节上的微调创新还是不够,还需要增添一些不一样的内容。    

冲击IPO路上灿星需戒掉《中国好声音》模式化的瘾         

灿星成名于引进模式的《中国好声音》,所以从本质上来说,灿星是相信模式的优势,于是于是他们便开始尝试了更多的模式引进与改良。         

IPO的路上,灿星需戒掉《中国好声音》的模式瘾

灿星制作在引进韩国MBC《无限挑战》后,先是在央视推出《了不起的挑战》,后又开始衍生产出江苏卫视《我们的挑战》;引进《蒙面歌王》后,又自主衍生出《蒙面唱将猜猜猜》。           

IPO的路上,灿星需戒掉《中国好声音》的模式瘾

如今《好声音》《中国达人秀》《一起乐队吧》依然是这种风格,难以突破迎来大的创新,这对于正在IPO中的灿星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处的地方在于这样套路化的节目制作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保证节目的制作和播出,也可以保证灿星的财务收益,避免了业绩的波动性,这对于现阶段的灿星来说是头等大事。         

坏处的地方在于模式的依赖容易上瘾,也容易阻碍创新。灿星自从2016年和唐德闹出《中国好声音》版权纠纷,在此后长达3年多的时间里制作了众多的综艺节目,但仅有《这就是街舞》系列作品获得了口碑,其他作品都不同程度上口碑和关注度双下滑。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灿星需要戒掉《中国好声音》模式带来的依赖,走出创作的舒适区,给综艺行业带来新的节目模式,这样才能真正称得上“中国综艺第一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