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就是用来打破的

来源:36氪
发布时间:2018-09-18
当曾经的创新变成寻常,谁是再次打破限制的人?

编者按:本文来自“宽带资本”(ID:bjkdzb),原文来源FirstRoundReview,编译 C位君。

各行各业,自有脉络形成。一代代大师与天才建构了行业发展的历史。他们的眼光与成就往往超越了所处的时代。当曾经的创新变成寻常,他们是再次打破限制的人。

本期CBC热读选取了First Round Review上霍华德·摩根(Howard Morgan)的一期访谈。

在这篇文章中,摩根指出了优秀创始人与伟大创始人的区别:超越限制的能力。他解释了创业公司可能遇到的技术、成本、知识、时间以及创始人本身的限制,并给出了应对建议。

霍华德·摩根是科技历史和创业课程领域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他先后在康奈尔大学,加州理工学院和宾夕法尼亚大学任教多年,在80年代开始投资,是Idealab的创始投资者,并于2004年与Josh Kopelman一起创立了First Round Capital。

限制,就是用来打破的

photo credit:Canva

『一』

超越限制不是一个一步到位的命题,也不是一项可以列成待办清单的任务。这是一种习惯,有意识地觉察思维中的限制,并践行于日常之中。摩根说:“在某种程度上,你可以想想,在公司成长过程中,可能限制你的是什么,你想要达到的目标是什么,你做什么能更快地接近这个目标。”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所有人都无法解决的一个限制因素是时间。时间就这么多,接下来的问题是,‘你如何更有效地使用它?’”因为虽然你无法改变时间,但你可以有意识地为你最重要的工作腾出时间来减轻这种限制对你的影响。作为投资者,摩根敦促他的合作伙伴和创始人每天预留一小时“私人时间”进行专注的思考。“一天到晚开会,人很容易陷在外界的思维模式里出不来,”他说。

技术本身也会成为一种约束。环境变得很快,如果你满足于今天的趋势和技术水平,就算你现在处在前沿,很快也会落后。“作为一名教授,我会建议我的学生思考五到十年后他们感到兴奋的事情。这才是他们应该研究的主题。在今天的世界里,这个主题可能是CRISPR,可能是基因编辑技术。”

无论创业公司在生命周期的哪一个阶段,创始人都应审视以下四种限制因素。

技术限制

“1996年到2000年期间,当我们在Idealab创建互联网公司时,大多数人还在用每秒速度56K的拨号上网。如果要开发更有意思的用户界面,需要传输力更强的带宽作支撑,”摩根说。“Tim Berners Lee在日内瓦的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发明互联网时,所使用的也就是T1线路。Marc Andreessen等人开发网景浏览器时,他们非常清楚现有的限制因素是什么。他们说,‘我们希望突破T1的限制,获得更快的宽带速度,并在此基础上建构更好用的产品。但话说回来,在较慢的网络环境下,我希望我们的产品也能表现出色’。”

为了创造能够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东西,你需要超越现有的东西。在移动领域也出现了类似的模式。“2G的移动带宽还不足以做更有意思的数据。”摩根说。“所以开发人员开始想象如果没有限制会怎样?我们可以构建GPS。我们可以构建每秒需要数百兆比特数据速率的富应用程序。当网络带宽真的变大时,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超越技术限制思考问题

真正实现这些重大的技术飞跃是艰巨的,但有意识地摆脱限制去思考是我们能做到的事情。摩根建议创始人问自己几个简单的问题:

  • 哪些技术缺陷在阻止你实现最终目标?

  • 你现在可以为目标的实现做些什么?

需要注意的一点。其中的难处在于,长期来看,产品要有超越传统的巨大潜力,但在短期内又能卖得出去。“Google意识到了这一点,先从一个非常简单的界面开始。随着带宽的增长,丰富界面的速度也随之加快,”摩根说。“在限制消失之前,企业应在维持业务的同时耐心准备新时期的来临。那么,一旦现有限制突破,你就可以迅速而显著地改进你的产品或服务。

成本限制

过去的成本限制与两个因素最相关:首先,它确保你开发的是最合适的产品。其次,它会阻止你把时间花在一个产品上。因为推出后不久产品就会过时,价格会直线下降。

“早在80年代初期,我们有一家叫Proximity Technology的公司,做的是模糊搜索——即使你在搜索时输入错误,它也能帮助你寻找发音类似的关键词,”摩根说。“为此,我们开发了一款定制芯片——PF 474。有一天,我跟比尔·盖茨说起这个芯片,他对我说,‘霍华德,这的确不错,前提是你不去想两年后英特尔将推出的下一个芯片组’。他明白,在软件行业你必须做得足够快才行。虽然人们现在不得不购买这种昂贵的芯片做算法,但这项成本限制很快会消失。”

这是一个反复上演的故事。“Infonautics的成本限制只购买服务器和软件许可证上,我们差不多花了几十万美元购买甲骨文的许可证。三年后,突然有了MySQL,这是免费的,”摩根说。“在TensorFlow和Watson的部分产品开源之前,除了几家巨头,其他公司都没有能力开发人工智能技术。现在,你不需要支付许可费用或购买昂贵的软件就能做这件事。”

存储,带宽,处理能力,速度。近年来,软件中这些必不可少的构建模块的成本已经大幅下降。现在,创始人下一个应该推翻的障碍可能是什么。“例如,到2024年5G技术将遍布全球,这意味着24/7的全天候连接,”摩根说。“花一点时间来设想这场新变革。再想想你可以为之作何准备?”

超越成本限制思考问题

  • 当你的业务增长2倍或10倍,哪一块的成本增长最快?

  • 当你扩展业务时,非线性增长的是什么?

  • 如果你能没有这些限制你想怎么做

需要注意的一点。虽然比尔·盖茨让摩根尽早发现了问题所在,但不是每个创始人都有人指点。摩根说,“你可以贴上壁纸来掩盖墙上的涂鸦,但涂鸦仍在墙上。当行业中的成本限制突然消失,你可能无法立即反应过来,那不如就换一条路走。在Proximity,我们销售了几年芯片,后来开发了Franklin Spelling Ace这款手持式字典。这款产品在80年代后期产生了1亿美元的营收,而且价格便宜,因为它不需要昂贵的定制芯片。”

知识限制

在试图解决以前无法解决的问题时,创始人也会遇到知识的界限。

摩根投过一家创业公司Openwater,目的是打造一款使我们能看到身体和大脑内部工作状况的高分辨率可穿戴设备。这还不是全部。“他们正在关注的问题是将数据从计算机传输到大脑的机-脑接口(CBI),而不仅仅是通过思想和计算机对机器进行控制的脑-机接口(BCI)。”“这听起来像科幻小说。”

限制,就是用来打破的

当你接触到抽象的、未来的、宏伟的想法时,你会发现缺少有经验的专业人士来帮助你实现这个想法。这是另一种形式的知识限制。

“为一项尚不存在的技术聘请专家很困难,”摩根说。“如果你想要研究机-脑接口技术,并没有人接受过这方面的培训。”如果找不到完美的人选,就从对这个难题有一定了解的聪明人开始,让他们抓紧学习相关知识,而不要停在原地等待。

超越知识限制思考问题

  • 你的产品的科幻版是怎样的?

  • 在你开发产品时,你是否有过脑洞大开的设想?

  • 当组建团队研发突破性的技术时,想清楚:什么样的模型最接近我的设想?我在哪里可以找到那些敢于挑战边界的人?

需要注意的一点。“在努力超越知识限制的过程中,遵守物理定律仍然很重要。我们不太可能改变这些事,所以反重力或永动机不应该成为你计划的一部分,”摩根说, “你也应该明白,50年后的事与今天的创业公司无关。对几乎所有创始人而言,三到十年的思考才是最重要的。

时间限制

在过去评定一家创业公司正式起步的标准是,何时落地了第一款产品。现在,除非你在实体产业,不然起步的时间线已被大大削减。廉价的服务器和高速宽带使创办公司变得前所未有的简便。“在我们投资后的前12个月内,如果公司没有还没有拿出产品,通常会出现某种问题,”摩根说道。

用来衡量客户群价值的标准也变了。“以前的衡量标准是你多快能获得一百万用户,后来变成了1000万用户,现在是一亿用户,“摩根说, “如果刚好遇上互联网的爆点,一家公司在三个月内就能有一亿用户。”

从摩根的经验来看,招聘往往是减慢获客速度的事。“随着公司扩张,招聘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会遇到一系列新的挑战:建立更完善的流程,组建和管理团队开始消耗领导者更多的时间。公司前进的脚步会因此减慢一点,这种情况能够理解。不过你不能停止向前,特别在客户增长方面。”

超越时间限制思考问题

  • 是什么因素在减慢公司迅速获客的脚步?

  • 有什么方法可以扩大招聘范围,让更多的人一起解决公司正面临的挑战?

今天,时间限制更多指的是获得客户群的时间,而不是开发产品的时间。

『二』

企业在构思时,不要局限于当前的现实。摩根看过不少经验丰富的创始人和刚入行的创始人从一开始就限制了伟大的创意。因此,当你开始时,不要害羞或害怕参与真正的未来主义式的思考。

大胆思考的最好例子也许是谷歌。网页搜索技术虽然已经成熟,但是当数据暴涨,网页数超过1000万页时,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在10亿网页、100亿网页的竞争环境下,谷歌找到了一种方法能够有效抓取并组织数据,”摩根说,“Google的网页排序算法和分布式系统架构都是从一开始就考虑到了这种情况。”

随着公司规模扩大,不要让招聘成为发展瓶颈。大多数创始人都会遇到人事的限制,就是希望自己去了解每一位未来的员工。“当你意识到你的时间太紧张,无法让你真正面谈每一位候选人时,你必须考虑如何克服这一点。

通常的应对方法是完善流程和系统,以确保你可以退出这些一对一谈话,而不会影响候选人的质量。摩根说:“你必须制定方法论,让你能够保留你想要带进来的人,但又不必在每个人身上都花一小时。”

不要依赖单渠道获取客户(无论多么有效)。

早期的时候,创始人就需要考虑他们的用户可以从哪获取,以避免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获客篮子里。尽可能多的发掘渠道。“你越早思考如何扩大客户群,你就能越快地成长。”

考虑公司在长期内将往何处去。大多数创始人梦想着把公司从概念一路带到IPO——这是一件好事。但考虑公司其他可能的存在状态是有必要的,比方说被收购。

在许多情况下,这种自我审视意味着放弃作为一家独立公司的权利。“如果你是Instagram,你现在有2000万用户,你想要在Facebook上为十亿用户提供服务,那么收购是一种途径。”作为大公司的一部分,创业公司短时间内突然获得的资源是原先要数年才能获得的。

『三』

最后一种限制:创始人本身的局限性。创办公司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而且往往非常个人化。创始人不仅扮演本身岗位的角色,更是扮演灵魂人物的角色。但是,如果一家创业公司想要持续下去,情况可能并非总是如此。

创始人必须放弃控制一切的念头。

想想今天的科技巨头。马克·扎克伯格知道首席执行官需要管理一些他不擅长的事情,所以他聘请了谢丽尔·桑德伯格担任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希望专注于开发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而不是公司管理,所以招募埃里克·施密特担任谷歌的首席执行官。

世界上有许多努力工作、成就卓越的创始人,但有这种自我意识的人其实很少。

成功的企业领导者会有意识地放下自我,以便最出色地完成他们想要完成的工作。就摩根自己的职业生涯而言,他明白,在风险投资中,一切都是代际传承的一部分。

“把工作做到位需要高度关注项目动态,还要出去见各位创始人。我并不是一个年龄歧视者,但25到35岁的人更有可能在这些会议上提供必要的高强度互动。我喜欢和年轻人生活在一起,但我知道,我与一个25岁孩子的互动一定和他们同龄人之间的互动是不同的。”

无论是商业模式还是商业领袖,这个练习都是一样的:当你把每个机会和限制看作一次变化的契机,那么将会发生什么?对公司来说,技术、成本、知识或时间既是限制也是机遇。如果他们真的想要建立持久的基业,创始人不能把自己看得太神圣。因为很多时候,委托或卸下某些责任实际上是确保你的愿景尽可能走得更远。

这就是超越限制思考的全部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