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秦“绑架”疑云

来源:36氪
发布时间:2018-09-12
史文勇说:“我肯定会回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Feng科技”(ID:ifeng_tech),作者:辰逸;36氪经授权转载。

网秦“绑架”疑云

林宇被拘禁前后对比照

1

未曾想到,因为一桩“非法拘禁”案,网秦这家几乎被人遗忘的公司,再次回到了公众的视野。

9月10日,沉寂近两年的网秦创始人林宇在朋友圈宣告回归,同时爆料称,自己“被绑架长达13个月”,期间遭遇非人折磨,九死一生,家人也受到了威胁恐吓。

并控诉其认识20多年的发小、凌动智行(网秦)董事长史文勇是幕后黑手。

林宇在曾9月10号晚,接受了凤凰网科技的独家电话采访,讲述了事情经过:

2005年,创办手机安全公司网秦;

2006年,邀请高中同学史文勇加入管理团队;

2014年,林宇因个人原因想要休息一段时间,史文勇则趁机指使下属伪造林宇个人印章,签署了辞职文件,将林宇从公司除去;

2016年11月,史文勇花重金绑架林宇414天;

林宇被北京警方解救8个月后,朝阳分局以“非法拘禁”立案。

网秦“绑架”疑云

林宇朋友圈截图

9月11日上午,我们前往网秦公司位于北京的办公地点,最终在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见到了林宇本人,其中过程颇为曲折。

网秦现已更名凌动智行,从移动互联网安全领域转而研究智能驾驶,公司的办公地点位于中关村雍和航星科技园内。

与林宇约好上午10:30分在达航星科技园8号楼10层见,当笔者赶到时,发现楼下旋转门处有十个以上身穿黑色套装的男子站在门口。等到10:50分,林宇助手发来微信称,“我们马上就到,遇到一些警察在沟通。”

随后没多久,林宇打来语音通话,约在楼下见,林宇将笔者带到了科技园里离8号楼不远的一家咖啡厅。与2013年达沃斯论坛上派送安全帽的那个林宇相比,如今的他瘦了许多,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从150斤瘦到100斤出头,一套灰色西装穿在身上略显肥大。

据员工讲述,在9月10日的时候,林宇曾带着30多个黑衣人进入凌动智行的办公室,在会议室拉起来了横幅,上面写着“创始人回归NQ,网秦重新出发”,一度让正在办公的员工不知所措。

笔者与林宇聊起了楼下转门口的黑衣人,林宇解释称,这些黑衣男子与他无关,身旁白衣男子则是被绑架过之后出于自身安全考虑找来的保镖。

前一晚独家电话采访时,林宇详细讲述了自己被绑架的经过,本次面对面沟通时,林宇复述了一遍事件经过,也许是讲述太多次,表情和语气已十分平静,像是在讲一个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

从他的语气中,我们甚至没有听出对于史文勇的恨意。“可能从小受我父母影响吧,父母都信佛,从小就给我灌输与人为善的观念。”林宇表示。

林宇称,史文勇及其妻子与林宇是同学,与史文勇认识27年,自己一直在给史文勇机会,直到今天,仍然是希望史文勇能够悔改。

在电话采访中,我们就有三点质疑:

1. 为何解救8个月后才立案;

2. 为何不是以绑架立案,而是以非法拘禁;

3. 2014年到绑架之前发生了什么?

面对凤凰网科技提出的从2016年11月被绑走,但为何直到今年8月才以被非法拘禁的名义立案侦查的质疑。林宇称2017年底回来的第二天便去公安局做了笔录,之所以持续这么长时间,是因为绑架他的是一个专业团伙,策划缜密,而公安人员需要有漫长的取证过程。

为何不能定义为绑架,以及2014年后退出网秦的那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林宇对此并没有给出理由,而是聊起前央视某位著名主持人,将话题岔了过去。事实上,“绑架案”与“非法拘禁”概念不同,二者量刑相差也很大。

林宇口述被拘禁的详情可以浏览我们日前发布的《独家对话网秦创始人林宇:遭董事长绑架414天,睡觉都戴手铐 | 风眼前线》

2

昨日对话林宇后,我们又采访到了本次事件的另一当事人,现凌动智行董事长史文勇。

在事件发酵伊始,史文勇便第一时间给出回应,坚称林宇被拘禁一事与自己无关:

1,本人与其声称的立案事宜无关,本人并没有收到朝阳公安任何协助调查或问询要求;

2,本人在公司正常履职;

3,本人对于这种毫无底线,恶意造谣,栽赃陷害的做法深表愤慨,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予以回应。

网秦“绑架”疑云

林宇(左)史文勇(右)

9月11日下午,凤凰网科技拨通了正在香港出差的史文勇电话,提起林宇的一系列动作,史文勇觉得有些好笑,他表示:“作为他的合伙人和发小,他把所有的账都算到我脑袋上,我只能说(林宇)忘恩负义,我也很生气,说实话就是下作。”

史文勇说,这件事他和公司都澄清过,跟他本人没有任何关系,同时他也提出了“绑架”和“非法拘禁”是两回事的质疑。

林宇称2015年的时候,史文勇就将其微信拉黑,拒绝与他联系。史文勇则表示:“从林宇今年春节上班后找律师发律师函,他和他太太便拒绝了任何沟通,既不露面,也不接公司任何人电话。”

“他在躲,不是我在躲。”史文勇说。

史文勇告诉凤凰网科技:“今年2月份林宇的律师找到公司时,我第一反应是林宇是不是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但是林宇却拒绝做任何的回应。”

“为什么要耗半年时间才能把案立上?当时他在二、三月份宣称自己被绑架、被营救时我就找北京公安核实过,根本就没有这个案子。因为有出警营救一定有记录的,绑架属于大案要案,不可能没有记录,只是到今年八月才很模糊的立了一个非法拘禁的案子。我没办法评论,能说的就是确实朝阳警方没有找过我。”史文勇说。

事实上,在2016年11月遭遇绑架之前,林宇曾有过一段公众视野的空白期。

2014年是网秦风雨飘摇的一年,因遭受浑水机构的持续做空,网秦股价低迷。当年12月,网秦突然宣布董事长兼联席CEO林宇已卸任全部职务,董事长一职由史文勇接替。

从2014年6月开始,大约长达一年半的时间,林宇就跟“消失”了一样,微博也长时间停止更新。当时网秦公司内部流传的一种说法是林宇打算卷款跑路,但网秦对外给出的说法是林宇的离开为个人原因,与公司无关。

等到2015年12月他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时候,身份已经是北京天心无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这家公司主打游艇体验服务。公开资料显示,这家公司成立于2015年8月。

而问起那一段时间销声匿迹的原因,林宇给出的说法是配合警方对央视某著名主持人事件做了两次调查,之后是因为创业多年,想要歇一歇。

史文勇的说法与林宇大相径庭,史文勇否认了是他安排下属,设计了林宇从网秦离开。史文勇称:“林宇2015年1月份回来后,当年3月份就主动找过来要求退出公司。”

“他要求把他所有的权益股份全部交给他太太,他们之间有一个新的安排,这可不是所谓的他想休息休息,而是有什么事情逼着林宇必须辞职,这个我不想多说,但这已经是一个很严重的事了,某种意义上也是涉及到刑事问题。”史文勇说。

“我们都无条件的配合,公司把创始人变成另外一个人,本身对我来讲,我的合伙人被迫换了。我说,你们两口子要换可以,换一次,别老换来换去,过两天又换回去了,这个我受不了。他太太当时也很明确的要求我说,她作为我新合伙人的一个条件是,不许我私下跟林宇接触。”

同时他也告诉凤凰网科技,当时林宇妻子郭凌云其实还有第二个条件,但涉及个人隐私,他不方便透露。

从史文勇和林宇双方的采访来看,作为认识20多年的发小,两个家庭的核心成员之间都很熟悉。也导致在采访中,很多问题史文勇都没办法给出明确答案。

他多次强调,关于林宇的事情涉及到很多的个人和家庭隐私,没办法对外披露。

按照史文勇所述,2015年3月林宇与其妻子签署系列协议退出网秦之后,开始做新的公司天心无限科技。史文勇称,林宇的新公司曾融资2000多万元,但很快就全花完了,还欠员工工资。“当时是他的家人给我打电话,希望帮帮忙,因为林宇希望公司给他投资,最终身为网秦合伙人的林宇妻子没有同意投资。”史文勇说。

2016年5月,网秦宣布与王子新材合作,旗下手游业务飞流回归国内。

史文勇说:“他看到合作公告后,马上就跑过来跟公司要钱,他要了个天文数字,他认为这个交易做完之后大概有100亿元的利益,他说我和他太太一人50亿,然后从我的50亿里再给他25亿。这些数字很奇葩,没有任何依据,他就这么算的,然后我就被震惊了。”

“我说,哥们我一人干活,一人一半,利益在你太太那,你们俩分,如果都给你们,那这怎么往前走?他说那没关系,我给你25亿,我来做也行,我说你工资都发不了,你还跟我讲25亿的事?瞎扯!”

在不欢而散之后,史文勇称林宇采取了进一步的行动,给董事会发邮件称要回公司上班。后史文勇与林宇进行了谈判,并签署了一系列的协议,达成协议后史文勇以个人名义借了林宇500万元用于发工资。

史文勇说,他以个人的名义借给林宇500万元之后,林宇并没有因此停下来。

“反而继续讹,明确的说要我个人给他两个亿,公司给他四个亿,这个事情又是没有任何道理的,就是生要。后来没办法了,针对林宇提的这些事,公司从2016年11月正式请美国调查公司开始启动内部调查。再后来,他家人就告诉公司说失踪了不知道去哪儿了,然后一直到2018年2月份冒出来。”史文勇还原了事件过程。

根据史文勇所述,网秦启动内部调查的这段时间与林宇被拘禁13个月的时间相吻合。

林宇2016年11月被拘禁后,天心无限科技公司并未停止运营,并且从2017年1月6日开始,陆续卷入23起劳动仲裁纠纷,被最高法院公示在失信公司执行名单中。

3

2018年9月9日,林宇召集了一场董事会,在这场会议上,林宇发布了一系列的人事任免,并宣布自己是网秦CEO兼联席董事长,太太郭凌云任董事长。

按照史文勇的说法,这场是一场只有两位董事参与的会议:林宇太太以及另一外与林宇关系好的董事。

这一公告目前已经被凌动智行官方澄清无效。

“我们一共11个董事,他只通知5个人,真正开会只有他俩(应为3人),罢免董事是要开股东大会的,不是说谁想办理就能办理。而且我们是美国上市的公司,这些重大的东西都要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备案。”史文勇说。

后经凤凰网科技查证,林宇发布的董事会和管理层任命调整并未走正式公告流程。

在采访将要结束的时候,史文勇对笔者表示:“有些事因为涉及到一些个人隐私,没办法去对外披露,但如果林宇还这么不依不饶的瞎扯,我不得不选择去说,当事人都不在乎,那我们也没办法了。”

据林宇称,史文勇8月14日已经已经离境。对此,我们也询问史文勇本人何时回国。

他表示,“我有自己的工作安排,在正常履职,而不是像林宇说的被抓了或者害怕逃了,根本没这个事,没有任何警方找过我,我有什么好怕的。”

一位目前仍然在凌动智行在职的员工向凤凰网科技表示,最后一次在公司见到史文勇是在2018年7月。

对于林宇和史文勇之间的纷争,网秦CEO许泽民不想过多评价:“他们当事人之间的事情,只有他们俩人最清楚。”

在采访最后,史文勇说:“我肯定会回来。”但具体时间,他表示不便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