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女性生存录:不敢嫁,不敢生,不敢老

来源:36氪
发布时间:2018-09-10
等你强大了,就再也不会轻易被生活打翻在地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叫卢俊」(ID:zhenjiaolujun0426),作者:真叫卢俊团队,36氪经授权转载

在地产这个用钢筋混凝土搭起来的世界里,有一群“女儿身,爷们心”的女性,顶着巨大的压力,砥砺前行。

可以说,能在地产圈混下去的女人,骨子里都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好强劲儿。

然而,地产女性依然不可避免地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

01

不敢嫁:这是一个适合单身的行业

先讲一个发生在我身边的悲伤的故事。

西西28岁 硕士 市场主管

凌晨两点多,西西改了18遍的方案终于通过了,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办公大楼,在街口等着网约车的到来。

车还没来,却收到远在西南的男友发来的分手微信。

西西和男友是异地恋,男友每两个月坐2个半小时的飞机,或者15个小时的火车,来上海看她。

可是,连续4次,持续8个月,每次都赶上西西周末无止境地加班。

不,确切地说,不是“赶上”,自从入了地产行业,她就很少有周末,没见过夕阳西下的样子,每天都是星星伴着她回家。

加班实在太严重,严重得有违伦常和世间一切公理,硬生生逼着她从女子进化成了女汉子。

好几次,远道而来的男友到公司楼下坐着等她下班,每次都是等着等着就睡着了。一睁开眼,已是第二天凌晨,女友依然在楼上加班。

有一次正逢周末,一部两人都很喜欢的电影上映,男友小心翼翼地问她要不要去看?想到这周手头的活也干得七七八八了,她对男友拍着胸脯保证说,就订9点半场的,我先陪你去吃个饭,然后看电影。

结果,不出预料地,临走前又被突发事件绊住脚,等处理完工作,心急火燎地赶到电影院,电影已经快散场了。

想想这些往事,西西觉得自己亏欠男友太多。

不仅是男友,可以说,每个地产人,都曾因工作太忙对家人感到过愧疚。西西每天忙到天昏地暗,和爸妈通话也只是匆匆两句。但自己能怎么样,难道为了爱情亲情中途退场去转行?

说起转行,这两年来,事业单位的小姨已经劝过她十七八次了。可又能如何?好歹在这个行业已经有点积累,如果转行,又要把经验清零从头做起。年龄不等人啊,自己快30岁了,不敢轻易冒险了。

想起那些付不起房租的惶恐日子,一切都没有选择,只是为了谋生而已。

上了车后,西西感觉肚子不太舒服,今天是来大姨妈的第一天,这个样子看来明天要迎接一场“血崩”了。

谁知,第二天,大姨妈竟然神奇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后,她的大姨妈就再也没有正常过。

西西和男友分手了,依然留在地产圈奋斗。希望命运能眷顾这么努力的她。

再说两个一入地产至今单身的故事。

然然策划总监本科33岁

从业十年来,她每天只睡5个小时,凌晨2点睡,早上7点起。

原本爱美的她,熬夜熬到开始长黄褐斑,白头发越来越多,不得不染发遮掩,至今不敢结婚。

刘蕾成本副总硕士41岁

硕士毕业后,在男性的世界里一路厮杀,晋升至成本副总,却一直单身。

你会发现,到最后,地产人找同行的很多,因为没有时间去外界结交,只能内部消化。

可是她工作太忙,职位太高,令身边的男士退避三舍。

前年刘蕾主动要求降职,可以多点时间和空间找男朋友。

如今刘蕾年过四十,依然没有找到男朋友。

借问剩女何处有,媒婆遥指地产圈。

在地产圈,这样悲伤的故事太多太多了……这是个适合单身的行业。

02

这是一个重男轻女的行业

一个资深地产HR说,现在地产行业,明里暗里要35岁以下男性。公司认为,女性扛不住地产高周转这个压力,一旦结婚怀孕后,事情特别多,孩子啊老人啊各种事,不能百分百放在工作上,因此从源头上控制女性人数。

不久前,某TOP30房企要求招聘女性员工比例要控制在25%以内,并表明不要漂亮的。该房企不仅性别歧视,还把漂亮女孩视为花瓶。

还有两家上半年进入销售25强的闽系房企,要求2018年新招员工中,女性比例控制在10% 。

地产圈歧视女性已经成为共识,女性没生孩子前,会被认为随时有生孩子的危险。

生了一个孩子后,会被认为随时有生二孩的可能。

生完二胎,你就变成“没精力,没心思工作”的负面典型。

这种功利主义眼光,让女性的职场生存空间越来越窄。

所以说,单身的西西她们在地产圈不算最艰难的。比她们更艰难的,是那些负重前行的妈妈级地产人。

03

不敢生:这是一个适合丁克的行业

朋友给我讲过一个圈内人辞职生孩子的故事。

晓梅31岁 本科 报批报建经理

5年前的9月30日深夜,晓梅还在公司加班,第二天是她结婚的日子。

但她连婚纱都没时间去选,表妹按照她的尺码给她买了一件。

结婚那天上午,出门前她还在电脑前改PPT。

然而,这还不是最令她悲伤的事情,悲伤的事情发生在怀孕之后。

一般人想象中,怀孕的女人应该是备受呵护,可进了地产圈,才发现,怀孕了又怎样,

该干嘛你还得干嘛。

晓梅的岗位决定了她经常需要在酒桌上应酬喝酒,婚后两年,她怀孕了,因为应酬喝酒,不幸流产了。

晓梅的老公也在地产圈,快节奏高压的工作环境下,后来两人一直没有怀上。

眼见年过30,父母急了。两人干了这些年地产,也累了,就双双离职了。

离职一个月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晓梅怀孕了,父母乐得合不拢嘴。

现在的晓梅,安心在家里养胎,一切等生下孩子再说。只是,生下孩子以后的路怎么走,她目前还不敢想。

每个生完孩子去上班的地产人,都过着鸡飞狗跳,睡眠严重不足的日子。白天上班像马达一样高速运转,晚上回去还得应付孩子的吵闹。如果孩子再生个病,那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工作和孩子无法兼顾,有些女性不得不选择自动降级。

芸芸31岁 本科 成本

原是一家大开发商的成本经理,为了能接送孩子上学放学,自己转到一家小公司做成本专员,一到点就下班。为了孩子,自己有份工作就行了。

璐璐33岁 景观设计师

生了小孩后家里没人,只能辞职做兼职的幼教。等孩子大一点重返岗位,发现跟不上单位节奏,两头难顾上。只好又回头屈尊找了份清闲的工作,4点半就下班去带娃。

有些不甘自动降级的女性,生完孩子回去后,不是岗位被代替了,就是被边缘化了。

袁博43岁 硕士 总工

女性能爬到总工的位子,要付出比男性更多的艰辛。可是生二胎,被领导排挤,20年奋斗顷刻间化为乌有,在公司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人物。

考虑到自己年龄也大了,不好找工作,家里又有两个孩子要养,只能默默忍着。

可是尽管被边缘化,她依旧很忙,忙完工作忙孩子,长年冷落了老公。

在这一地鸡毛的时候,常年被她忽略的老公出轨了。

她望着镜中的自己,突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是如此陌生,以前那个自信的模样已经完全消失了。

地产人不仅找同行结婚的多,由于常年忙完工作忙孩子,人到中年另一半出轨的概率也高。

04

不敢老:这是一个35岁爬不上管理层就失业的行业

最可怕的,是那些年过35的地产基层女性,一到放弃洗牌裁员时,成为首当其冲的对象,已经无法纯粹靠努力来改变人生。

一个人的知识结构35岁就全部定型了,之后学东西会很累。人到中年,你能清晰感知到体能、求知欲的下降。没有年轻人学东西那么快,竞争力越来越小了,潜能越来越小了。

所以,超过35岁晋升通道基本关闭了,除非有核心竞争力,有猎头加持,否则很难再进一步。

35岁还没有爬上管理层的地产女性,和年近50岁的高管地产女性一样,焦虑与危机齐飞,生怕被命运抛入了新的处境,开始理解到,一份稳定的职业,是多么的重要。

公司里的面孔越来越年轻,都是90后,精力太充沛了,神采奕奕的脸让她们既害怕,又羡慕。

而她们远方的地平线,已经消失了。

那么,那些被裁员或自己离开的地产女性,都转行去做什么了呢?

据调查,开店是很多人无奈的第一选择。

多多35岁 本科 设计师

H是个设计师,被裁员后经历了短时间的慌乱无措之后,和朋友去了浙江莫干山去开民宿,目前勉强维持中。

她说,有个比她年轻的设计师同期开了个咖啡馆,赔光所有钱,又回去上班了。

由于她们的设计专长,开的店至少还是自己喜欢的。我认识一个营销副总,47岁被裁员后,去开了个洗脚城。

除开店之外,也有更好地融入自己的行业经验的。

黄雯46岁 本科 营销总监

刚被裁的那段时间,黄雯很不适应,常常半夜惊坐起:怎么办?我失业了!

房贷、子女教育费和各种保险,一年的支出30万左右。也就是说,不吃不喝,一年至少也得赚够30万。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狠下心去吃苦,这样人生才能好起来。

她开了家地产渠道公司,从甲方转型到丙方,业务范围从最基层的小蜜蜂做起。虽然辛苦,连周末也没有了,但有着之前的人脉积累,总算生存了下来。

她有个营销总朋友,被裁后去炒币,现在过得半死不活。

谁都明白,创业方向如能结合之前的专业,就尽量结合,相对风险小一点。

然而悲伤的是,地产行业是一个资金、人才、资源高度集中、高度垄断、高度竞争的行业,你充其量只能干点下游服务。

当然,能把乙方丙方丁方做好,也是很好的。

05

我们竭尽全力,活出最好的自己

在这个行业打拼,女性的付出从来不会比男性少,可是她们得到的,往往和付出不成正比。

前文中的西西说:“我已经快30岁了,面对爱情和工作,我只能选择工作。都说选择大于努力,其实我连选择的资格都没有。你有这么多选择余地吗?在你面前能走的路,往往只有一两条,大部分情况是没有选择的,拼尽全力才能看到一点点生存的空间。”

没有选择的人生,只能竭尽全力,把手中仅有的几张牌打到最好。

而遭遇职场中年危机不得不自谋出路的多多和黄雯,她们连迷茫的资格都没有,转身沉下来低头吃苦,走出人生低谷。

黄雯说:“日子艰难也好,前途渺茫也罢,只要逼着自己再低低头,再狠狠心,去做以前不肯做的事,付出以前不肯付出的努力,你就会闯出一条路,也会看到一个更强大的自己。”

等你强大了,就再也不会轻易被生活打翻在地了。